Irene对话康奈尔大学Emin Gün Sirer教授:如何成为影响世界区块链的极客

2020年05月12日 16:59

《在线访谈》24期访谈实录:

访·谈·来·啦·

Irene Wang:Hello 大家好,在 AMA 我先对 AVA Labs 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AVA Labs 在 2018 年由康奈尔大学教授 Emin Gün Sirer,计算机科学研究者 Kevin Sekniqi,和 Facebook Lbira 所采用的 HotStuff 共识协议作者 Ted Yin 联合创办,专注于 AVA 区块链平台的开发。AVA 项目获得了 Andreesen Horowitz, Abstract Ventures, Polychain Capital, Initialized Capital, and MetaStable Capital 以及 Naval Ravikant 和 Balaji Srinivasan 等机构和个人的投资。 AVA Labs 在 2019 年五月发布测试网,并与近期收购了被称为“另类资产的 Robinhood”的私人股权平台 Investery Inc。

今天的嘉宾 Emin Gün Sirer 是 AVA Labs 的创始人兼 CEO,也是康奈尔大学教授、IC3 的联合主管。欢迎 Emin Gün Sirer 来到我们的 AMA!

Emin Gün Sirer:谢谢 Irene。

Irene Wang:那我们就开始吧?社群伙伴们非常期待今天的内容,近期以太坊生态中有两个著名的 DeFi 应用出现了问题。在今年的 3.12, 市场大跌,作为 DeFi 生态基石的 MakerDAO 出现了问题。稳定币 Dai 的价格没有锚定在 1 美元,并且有不少以太坊被 0 元拍卖。

我们理解这个问题部分是根源于以太坊本身存在的一些缺陷,那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想法?AVA 平台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计划吗?

Emin Gün Sirer:Maker 遇到的主要的问题就是以太坊的吞吐量不能够支持 Maker 生态系统中多个不同角色的所有运营操作和行为。当用来创建 DAI 的抵押品需要被出售的时候,就需要被转移到拍卖中。机器人在以太坊拥堵的时候不能够及时提交竞拍,并且有一些机器人提交了几乎为零元的竞拍并以接近免费的方式获得了以太坊。

我们在开发的 AVA 平台能够支持接近 VISA 级别的交易速度,因此网络拥堵问题很轻易就能够解决。所有 DeFi 应用能够在很低延迟的情况下实时结算。举例来说,如果 Maker 中的抵押物被送去拍卖,人们将能够实时地提交竞价,抵押品能够按照市场价格被出售掉。

以太坊速度问题带来的限制不仅仅体现在 MakerDAO 上,在如 Augur 这类的预测市场中也很明显,Augur 试图换到一个能够支持在 5 秒内确认的系统,因为若不能在 5 秒内确认交易很多交易就不能够实现。

Irene Wang:最近另一个大的事件是 dForce 被黑客攻击的事件,教授您能否简单地讲下发生了什么?听说这次黑客的攻击和当年以太坊 TheDAO 事件问题类似,您当年也是发现了 TheDAO 这个漏洞。同样,想问下 AVA 平台预期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

Emin Gün Sirer:dForce 黑客攻击和前几周 Uniswap 上暴露的问题都关系到“重入”问题,这是一类最初在 4 年前 TheDAO 时间上发现的 bug。我是最先发现 TheDAO 问题的人之一,也写了一个名为“呼吁暂停 TheDAO“(A Call for A Moratorium)的文章。这里说实话有很多的书写了这一段过去,并且可能会有一部电影出来:)

最近的一次”重入“攻击,关系到一个名为 imBTC 的 ERC-777 代币。攻击者存入一定数量的 imBTC 之后采用一个被称为”重入“攻击的方式,来取出比自己存的更多的币。黑客不断”借“更多的资金,就如同存入的资金还是一直在 dForce 的智能合约里面一样,最终直到所有的币都被取完。

以太坊 TheDAO 曾经募集 1 亿 5300 万美元的资金,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我也是最早发现这个问题的人之一,不幸的是并没有及时让所有人都知道。Bloomberg 对于这件事情还写了一篇文章,感兴趣可以看下:

https://www.bloomberg.com/features/2017-the-ether-thief/

所以回到 AVA 平台上,首先在 AVA 平台上的所有资产都是第一类对象,这些资产的行为由系统设定。其次,我们也在虚拟机的设计中让“重入”攻击变得不可能。

AVA 有三个非常棒的设计,其中之一就是平台的灵活性,能够部署多种的虚拟机,而其他的币只能被限制在一个虚拟机中。

Irene Wang:教授真的是加密货币圈子的专家。我听说一个叫 Tokenlon 的 DEX 也和 ERC777 相关,希望不要在出现类似跌问题了。

Emin Gün Sirer:诶,TheDAO 事件过去四年了,我非常惊讶类似的攻击还是出现在了以太坊的应用上面。

Irene Wang:若在 AVA 上资产是第一类对象,并且行为由系统设定,那么我们是能够确认未来由于人导致的错误将不会发生。

Emin Gün Sirer:希望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由 Oscar Isaac 来演我,毕竟他比我帅很多。

Irene Wang:哈哈,我第三个问题来了:教授,你之前提到过 Avalanche 共识机制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你能够详细解释一下它如何运作的吗?

Emin Gün Sirer:我们先从共识机制的历史说起,主要有两类共识机制:经典共识和中本聪共识。

经典共识被用在需要许可(Permissioned)的系统中,所有的大公司都在使用这样的共识。这些协议性能非常高,然而他们性能会在系统中节点数量增加的时候大幅度降低。

中本聪也看了这些协议但是他知道这些协议不适用于一个开放的、无需许可的系统,因此设计了使用工作量证明的中本聪共识。你也知道这些共识非常慢,但是能够让任何有矿机的人参与到系统中。

在 2018 年,一种新的共识协议系列被常见出来,称为 Avalanche 共识,是分布式系统领域 45 年来第三大突破。Avalanche 共识性能非常高,并能够扩展到数百万个节点。协议也能够调节参数抵抗 51% 攻击,并且你可以不用储存所有的区块链历史。Avalanche 共识结合了中本聪共识和经典共识的优势。

一个全新的共识协议一般就 10-20 年出现一次。我们才刚开始发布测试网,欢迎任何人来看一看!

Irene Wang:听到 AVA Labs 的突破非常高兴,很期待测试网,我确定很多 499 社区成员醒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消息也会很激动的。随着 AVA 发布测试网并预计今年发布主网,在加密货币领域打造生态系统和社区至关重要,那么 AVA 在社区和生态上面的计划如何呢?

Emin Gün Sirer:就如我上面所说,我们刚发布了测试网,同时也发了一些有趣的项目让社区参与进来。我们开启了一个叫 AVA X 的项目,来奖励在我们生态系统中建设的项目。AVA-X 就和 Google-X 一样,Google-X 就是建设和孵化最领先的技术的地方,Google 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就是在那里。

我们也发布了开发者的 Bug Bounty 计划,帮助我们提高代码质量的开发者最高能够获得 $50,000 的奖励。为了激励开发者搜索 Bug 并查看 Bug 项目情况,我们故意放了一些 Bug 在代码里,目前已经有部分被找出来了。因此很有可能会有很多不错的开发者来找到这些问题获得奖励,帮助我们一起构建最强健、最激动人心的区块链平台。

我们真诚地邀请所有人来查看我们的代码库,以及所有我们已经有的项目,特别是 DeFi 项目。

Irene Wang:非常高兴听到这个,是让生态健康发展的非常好的机制。

Emin Gün Sirer:很快我们也会发布一个带有激励机制的测试网,大家可以来看看我们的系统,一旦体验到这个系统的优越性能和各种特性,你就会回不去了。

Irene Wang:有没有人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呢?我们可以一起去建设这个革命性技术。

教授我们开始下一个问题。你觉得以太坊 2.0 怎么样,特别是它的技术方案和路线图规划?你预期它发布的时候会如何?

Emin Gün Sirer:以太坊 2.0 是一个全新的系统。你可以把 ETH 发送到以太坊 2.0 的链上,但一旦这样做你就不能把 ETH 转回 1.0 的链了。我预期是由于要说服现有的 1.0 矿工升级到 2.0 是几乎不可能的,毕竟这是一条单行道,不可能回头。

Irene Wang:观点很有趣,如果他们不能让矿工去升级的话……我同意这一点,升级是单方向的。

Emin Gün Sirer:以太坊 2.0 的共识协议是一个经典共识协议。事实上是一个很无聊的共识协议。除了加上分片以外,本质上他们复制了 EOS。因为这就是一个经典共识协议,在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上会有限制。此外我和 Vitalik 和其他朋友等聊过,分片是一个坏主意。事实上,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后他们又创造了 256 个平行版本的相同问题,并期待每个人都将自己均匀地分散在 256 个分片中。我可以提前告诉你,每个人都希望与 MakerDAO 处于同一分片。因此,它们可能会具有更多的复杂性,但不会带来性能优势。

我已经看到了 2.0 启动会遇到的主要的问题。因为它并不是从零开始的,因此会需要整个以太坊生态的支持。但是以太坊 2.0 是一个新链,并不是 1.0 的平滑延伸,因此这个转换在难度上实际上和将以太坊生态迁移到 AVA 上一样难。

新的分片系统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引人注目。因为分片间合约分布会不均匀,它们的性能就会被限制。因为他们用的是经典共识协议,他们很可能会将参与度限制在每个分片 64 个节点。这个数字很小,完全不足以去中心化。

更好的方式其实是转移到 AVA 上来,AVA 能够支持以太坊虚拟机,并且是一个统一的单链而不是分片系统。

说实话我自己也做过分片,我知道它难度有多大。我完成了现在唯一有正确性证明的分片协议。这些分片系统并没有正确性证明,并且他们将会遇到大量复杂的极端情况,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坊 2.0 不断被推迟的原因。

Irene Wang:分片的确是一个差方案,毕竟我们常说少即是多(Less is more)。感谢教授让我们了解了分片的优劣,我们一起期待一下 AVA 的统一系统。下一个问题,教授您怎么看新的 Layer 1 协议,比如 Solana,Polkadot,Nervos 等等呢?或者您有没有其他感兴趣的项目和大家聊一下?

Emin Gün Sirer:对于我感兴趣的项目,我个人认识一些你提到的项目的创始人。作为个人,我还是挺喜欢这些人的,但是我不认为他们的项目“有意思”。对于 Solana 和 Polkadot,他们都有不错的工程团队,但是他们的共识协议仅仅是经典共识协议的变体,而经典共识协议是 1999 年的东西了。

我们在 AVA 上采用的共识协议完全是全新的,可以说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这些项目无法达到我们的技术水平。我们共识更加高效、快速且更具有可扩展性。

我倒是发现不少 DeFi 项目非常有意思,比如 MakerDAO,Compound,Uniswap,0X 等等。事实上我和很多新的 DeFi 项目聊过,AVA 平台未来会支持其中几个,对于此我非常期待。

Irene Wang:期待有一天有更多优秀的项目参与到 AVA 生态中。下一个问题,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比特币减半就要发生。昨天比特币价格达到了 9000 美金,我们社区成员也都非常激动。作为一个加密货币社区的资深人士,你经历过每一次减半。你预期未来会发生什么?市场会如何变化,对矿工有什么样的影响?

Emin Gün Sirer:加密货币市场是非常弹性的,很快就从 COVID-19 带来的市场崩溃下恢复过来,整个市场现在看起来非常好。

为了抵抗市场的下行,西方国家政府使用了大量的现金。现在有数万亿美元在寻求投资标的,其中也包括加密货币市场。我预期接下来几个月对于所有的资产都会有巨大的增长。

然而长期来看,我认为比特币要么将会极端有价值,要么就归零。若没有足够多的价值挖矿就变得无利可图,在没有奖励的情况下矿工也都会关机。这也是为什么我长期来看极度看好 AVA。AVA 将能够解决上述所有问题。我们做过一个估计,运行 AVA 网络的成本会比比特币低数千倍。AVA 中没有挖矿,只有验证者,网络会通过手续费的方式持续运行。

我预期这个夏天会很美好,而长期来看,更好的技术会胜利。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Irene Wang:感谢教授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和我们一起分享他的观点。作为一个投资者我聊过数千个项目,而教授您是对技术解释的最令人易懂的,我们学到了很多。



499资讯站

快讯

499人物访谈

热门文章

行业活动

499加油站

499社群

499社群简介

499社群名称

加入条件

499榜单

行情热搜榜

交易所榜单

排行榜

关于我们

499简介

联系方式

请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9 499Block【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