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肺炎肆虐下,我在“区块链公益组织”里当志愿者

2020年02月10日 15:48

截至2月2日,我们一共筛选了178家医院,最终通过实名验证确定对接了136家医院,一共采购了价值$9301.74美金和¥314,292人民币的物资,直接递送到医院和医生手里170000+套的物资,其中涵盖了医用规格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液、手套、帽子、医用洗手液等等。

肺炎肆虐下,这是我们“区块链公益组织”尽力为一线的医护人员们提供的小小支援。

一、我成为了一名志愿者

“听说你过年没回家?”

“嗯,疫情比较严重,没敢回去。”

“我们正在组织给湖北捐赠物资,你要不要参与?”

就这样,我成了“区块链公益组织”里的一名志愿者。

拉进组织里,就看到捐赠接龙的消息。发起人他们创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钱包的捐赠系统,每笔捐赠上链,可以实时看到捐赠信息,流程透明,也增添了捐赠者对此次募捐活动的信任。看到不断传递下去的接龙,心里平添了许多感动。危机时刻雪中送炭,人性至善莫不如此。

进群的捐赠者也有,志愿者也有,发起人并没有做统一管理。在一开始的观望后,有人创建了志愿者大群。根据需要又纷纷成立了“物资分配组”、“采购资源组”、“采购执行组”、“物流跟进组”、“湖北地接队”等等,志愿者们根据自己的所能承担的任务自由选择。经过几次电话会议及沟通后,各个小组都配备人员,于是一个小规模的分布式自治组织(DAO)形成了。

群里的志愿者,有的是公司老板,有个是上市公司高管,有的是在读学生,也有像我一样的“打工族”等。大家因为区块链,因为这次疫情,而走到了这个组织里。我们素未谋面,彼此不识,但大家怀着一个共同的信念——湖北挺住,武汉加油。

完成分工后,大家开始各司其职。负责采购的去寻找医疗物资资源并购买物资;负责医院需求的去一个个联系各个医院然后整理需求;负责物流的去联系各大物流并咨询配送条件……工作如火如荼的展开,大家平等讨论,有信息随时分享,遇到困难互相帮助。为了保证物资能够及时送到最急缺的医护那里,我们和医院及医院医生点对点对接,直达一线需求。

截至2月2日,仅仅10天时间,发起人计划募捐10万usdt的目标超额完成。我们志愿者一共筛选了178家医院,最终通过实名验证确定对接了136家医院,一共采购了价值$9301.74美金和¥314,292人民币的物资,直接递送到武汉、黄冈、孝感等疫情非常严重的医院和医生手里170000+套的物资,其中涵盖了医用规格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液、手套、帽子、医用洗手液等等。

尽管这些相对医生的需求来说微不足道,但也许我们送到他们手里的东西能够多救一个病人,能够多保护一名医生,能挽回一条生命,能够解医院的燃眉之急。这就够了。

二、“看到‘白衣天使’们在‘抢’物资,我很想哭”

这次疫情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因为我们组织直接对接医院,对疫情真实情况,能够了解到的,看到的也就更多一些。

除了媒体报道的,“湖北黄冈的医生,因为没有医用口罩,只好把女生来大姨妈用的卫生巾贴在普通口罩里面,指望卫生巾的棉层能起到一点防护作用”等匪夷所思的事情真实存在,但那其实只是冰山一角。

湖北鄂州的一位护士说,他们医院的的口罩用完后,洗洗,晾干后接着用;

湖北英山的医院床位、物资都不够,不得不把几十个疑似病例安置在下面一个村子里隔离起来;

武汉同济医院胸外科主任赵波的朋友圈求助压缩饼干,因为可以减少上厕所的数量;

黄冈中心医院的一位主任凌晨一点在群里“炫耀”:早上从黄冈坐车到武汉,在红会“抢”到了一批物资,准备返程……

群里一位志愿者说,看到这条消息他哭了。当“白衣天使”们为了物资只身去疫情重区“抢”时,情况严峻到了什么地步?

更严酷的事实是,湖北大大小小的医院几千家,我们才对接了一百多家。更多的医院由于地方偏远,信息不发达,连求助的信息都没法让外界知道。很多人对那里情况还一无所知。

三、原来捐个口罩,也要那么难!

支援太难了。

钱、物、人,募捐只是第一步,把合适的物资发到最需要的人手上,是要付出极大成本的,受捐者的信息不断在变,物资的购买、运输、储藏都是成本(包括人力与钱)。

先是采购。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国的医疗系统显得那么不堪一击,不用说黄冈、孝感这些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城市,即使是湖北省会武汉,防护物资匮乏。如果医护人员的安全都没法得到保障,谈何控制疫情呢?这也使得N95口罩、防护服这些物资需求激增,有价无市。为了采购这些物资,我们联系了国内外所有的朋友提供资源,然而联系上的几十个资源,大部分不行。要么没货,要么中介,要么物资本身规格质量不达标,要么价格高到天上。筛选剩下的几家也要“抢货”,一不注意,之前的所有工作全部白费。

其次是医院需求和物资分配。100多家医院要逐一联系,确认详细需求,按需分配,需要大量的时间。为了对接需求,负责对接医院需求的小伙伴要接受24小时群聊轰炸。在几位小伙伴不分昼夜全身心的投入下,整理出了100多家医院的具体地址,联系方式,具体需求,物资分配。这为之后点对点运输做了良好的工作。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物流。从1月25日开始,湖北各个城市开始封城。尽管多个快递已经开通了武汉的“绿色通道”,然而很多只能送往“红十字会”。外地的司机一旦进入湖北区域就要被隔离14天,再加上各地的封锁,也让运输变得极为艰难。最难受的,大概就是采购做好了,医院那边承诺了,却找不到物流送货。大家不由感叹:

第一次发现,原来捐个口罩,也要那么难!

幸好这时候圆通站了出来。最开始一批233桶消毒水,司机师傅14个小时不停歇从西安赶到武汉,再从武汉转运中心往下面市县的定点医院配送。然后是第二批,第三批……2月1日,武汉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陈耘通过长江日报回应外界疑问时表示,为了进一步缩短捐赠物资的运转时间,报请指挥部同意,市红十字会下发了6号公告,对定向捐赠流程做出了调整,允许境内外单位或个人可直接与定向捐赠医疗机构对接,确认后可直接将物资发往受捐单位,才慢慢找其他物流。尽管如此,严峻的疫情还是使得物流极为困难,很多时候因为找不到物流,我们辛苦采购的物资不得不退货。

不过上述困难都可以逐一解决,最令我们失望的或许是已经被口诛笔伐的“红会”。我们海外捐赠的一批物资,因为层层手续一波三折。从1月23日在美国的采购到2月2日获得审批,再到红会,十几天时间,对很多医院来说,可能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点对点送到医院的想法。

但是再难我们也没有放弃。在小伙伴的齐心协力下,我们成功的将一批物资送到前线医院里。在收到医院接收函的那一刻,大家的内心是喜悦和满足。这段日子里,大家都开玩笑自己是邦德,因为工作“007”。但支援灾区,我们尽到了自己的力量。

危情下百象尽显,为尽自己所能而已。

四、慈善行业需要区块链

我因为工作不得不暂离志愿者岗位,但这10天里看到了人间百态,有感动,有愤怒,有无奈,有担心。无意指摘人性,但是一些明明可以做的更好的事情,却因为种种不作为反而加剧了事态的严重性,你怎么不愤怒?比如这次湖北的红十字会风波,他们的不作为难道不是这次疫情的元凶之一么?

公益是件好事,是好事就要做好,更不要让好事变成坏事。

红会事件也给慈善事业敲响了警钟。本来红十字会作为社会公认的慈善机构,现在我们反倒要担心两个问题:第一,我捐的钱能不能用上?第二,给谁用了?当质疑得不到回应,便有更大的质疑。一旦陷入信任的“旋涡”,无疑是对中国慈善事业的严重打击。

慈善行业需要透明。在这次“区块链公益组织”的活动里,所有的捐赠实时上链,所有花费公开,真正做到了透明公开,也是大家放心把钱捐赠给我们的原因。区块链作为“信任的机器”,具有分布式记账,数据不可篡改等特性,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当前的慈善事业中,保证捐赠资金和资金去向的公开透明,或许是对中国慈善行业挽回公众信任的最好选择。

其实除了数据上链,区块链技术在慈善行业中的应用不止于此。去年法国陆军宣布,自九月份起开始使用Tezos智能合约,这也是全球首个机构智能合约。该智能合约能够跟踪支出,并且不可能超过授权的支出限额,且能够兼顾透明性和保密性。打击宪兵网络犯罪的国家部门C3N现在可以用它来追踪欧洲刑警组织提供的赠款的每一笔支出的合理性。将区块链智能合约应用与当前的慈善事业中,能通过对资金使用的信息跟踪来解决传统慈善公益项目中复杂的流程和暗箱操作等难题。

我们甚至能根据求助请求生成智能合约并给出实际的救助方案。款项的金额,款项的使用步骤,和将会达到的效果等内容都会在合约中体现。整个合约从收款到执行都可以自动的操作,并将执行情况自动给出反馈。整个过程不需要人工的去干预,并受所有参与当事人的监督,通过智能合约这种全自动的模式确保了项目平稳落地。

五、结语

今天凌晨,最先告诉公众冠状病毒感染的李文亮医生去世了,直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还一直在想,如果大众早一点得知冠状病毒能感染的真相,红十字的效率能在提高一些,很多悲剧是不是可以避免?可惜没有如果。公众必须拥有知晓真相的权利,行政改革势在必行。作为一名区块链从业者,我明白区块链不是万能的,但用好这个工具,能让一些好事变得更好。

我暂时离开了,但还有那么多小伙伴们还在昼夜不停的做着志愿者工作,向他们致敬!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499资讯站

快讯

499人物访谈

热门文章

行业活动

499加油站

499社群

499社群简介

499社群名称

加入条件

499榜单

行情热搜榜

交易所榜单

排行榜

关于我们

499简介

联系方式

请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9 499Block【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