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Block在线访谈第3期:虫哥方旭

2019年10月10日 16:12

  

  由499区块链小姐姐群&DACC联合出品

  20+媒体共同支持的

  《女神链问币圈男神》

  于6月5日举行了第三期火爆的在线访谈

  这次我们有幸请来了币圈范·迪塞尔——

  虫 哥

  

  虫哥 原名方旭初

  爱思社区Aisi创始人

  原壹比特创始人

  (13年布局国内第一资讯门户,银鱼矿机,51btc交易所)

  chainpe.com 链资本创始人

  币圈域名圈老韭菜

  有情怀的互联网老兵,98年开始混迹互联网

  国内最早电商

  数码硬件评测网站创始人

  混迹于域名圈,比特币世界,股市及众筹投资

  跨行业创业和投资者

  

  (真的很像范·迪塞尔呢!)

  而今晚我们的美女主持人是

  三点钟私董会联合创始人

  谭红Elaine

  

  古灵精怪的币圈虫·迪塞尔

  将在今晚给我们带来满满干(kai)货(che)

  快去看看咱们的老司机,呸呸,问答现场啦!

  Q1. 虫哥壹比特为什么没有坚持做下来?你是不是比特币信仰者?作为链资本创始人,曾经的壹比特的缔造者,您觉得在币圈发展如此迅速的情况下什么人才能生存下来?对于那些放弃的人你想说什么?

  虫:第一,行业周期的趋势是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关键,壹比特当年在行业泡沫期发展太快,摊子铺的很大,有资讯门户,交易所,矿机,每个赛道到今天都是一个巨无霸的产业。

  熊市来的时候根本撑不下来,比如我们的矿机开始研发的时候莱特币380一个,等我们的机器做出来跌到5元一个。电费都挖不回来,18000一台的矿机只能200元一台处理,但是买了这些矿机的朋友挖了4年起码,每台矿机起码10来万利润。

  我们的矿机指标非常好,又如何,还是挂了,同样的去年94的时候,有个朋友的矿机造出来以后芯片良品率只有36%,也就是说成本比对手高3倍,但是94以后币价到10几万一个,成本高3倍也就15000一台,可以卖到3万多一台。

  趋势最重要。

  我是比特币的信仰者,当年我们送的杂志里面送了私钥,最多的一本杂志一个BTC,上面有句话,“持币5年有惊喜”,这个目标实现了。AISI令牌的事情我也想不到会搞的这么热,完全没想到。

  

  

  (图为私钥&BTC)

  Q2. 最近您发起的爱思社区实验被炒得很热,据说一个AISI币都已经炒到400万了?热度上来的同时争议也随着增大,很多人说你们是打着共识的幌子干着中心化的事?这事儿您怎么看?能和我们说说吗?

  虫:说说起因。5月30日,币圈58同城币小白产品上线公测,首共计130余家媒体联合宣发,一时间刷了朋友圈的屏。而此时,币小白的创始人柏坤,连续两次在爱思群内推送新闻,引起了森林人的反对。

  爱思群的一众元老均表示,爱思群不能发布广告,发广告将会毁了爱思群。森林人提出发个爱思令牌,本群500个,人手一枚,发广告即回收一枚。大伙一致达成了共识,马上就有人基于ERC20合约搞了500分AISI令牌。

  随即,消息迅速扩散,基于爱思群的影响力,形成了一币难抢的情况,一枚aisi也被炒到了6几百万的天价,交易所直接就上币了,我们完全没料到。

  到目前为止成交了3个,一个是比特币早期的布道者张张,他在2013年写了一首比特币的歌,还有一位叫子夷,他父亲得了癌症,急需要钱,还有一位叫唐平的。据我了解,成交价应该在百万一个左右。

  我们发这个最初是为了娱乐,没想到会如此疯狂,我们不想老朋友离开社区,所以后面发币就很谨慎,就是为了避免拿到币就去外面交易,所以发币就很小心,一个一个审核了再发。

  一人一个币,包括我也就一个币,何来中心化之说呢?

  起初200个币是管理委员会都认可的行业布道者,领军人物,大家直接发了,后面的为了减少大家异议,昨晚开始就一个一个的在群里点评,取得大家共识在发。决策是民主的,过程是缓慢的,我们希望有个仪式感,让拿到币的更加珍惜爱思社区。

  我们设计了2套模式,一个是认可的直接发一个AISI,别的进入观察者模式,先发0.1个AISI,后面的每个月解锁2%,45个月内发完,如果期间卖了,对不起你得离开爱思,因为只有一个AISI才能留下,期间观察者的币都在基金会先保管,但是现在又怕万一误伤大佬,让他们进去观察者模式,会引起误会,面子毕竟挂不住的,所以审核很严,过程很慢,也很痛苦。

  Q3. 您作为币圈的一个老人,您认为古典互联网的进入对币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你更怀念那些一起挖矿的老兄弟还是更喜欢这些冲进来的新朋友?

  虫:去年底开始很多互联网大佬进去币圈,带着资金和技术,我觉得这样熊市就不会和过去一样漫长了,毕竟过去大部分都是极客和屌丝在玩,而现在他们带着资源进来,就算熊市也会很短暂。 无论是谁,我们都欢迎进入币圈,我对大家一视同仁。大佬都很慢,新人才和你唠嗑,哈哈。

  区块链产生于互联网,怎么可能脱离互联网单独存在,我认为现在的区块链才是正常的生态,特别是三点钟带来了很多大佬进入币圈,感谢玉红。

  过去的币圈只是炒币者和信仰者的天下。

  补充问题:很多新入场的人很焦虑,每天除了加群看信息(每天耗在手机上5-6小时),要不就是去参会都不知道该去哪里真正的学习落地,不看不去就怕自己脱离了圈子,对于这样的焦虑您有什么建议给到大家呢?

  虫:其实还有个焦虑就是留给韭菜的创业时间不多了,以前比如花一天做个BTC123导航网站就能卖几千个BTC,这个和hao123一样,但是现在进入的门槛很高,只有传统的VC投资进来才能做大事,当然ICO不在我说的范围,那个是非法的。

  现在各个领域的对手都非常强,比如行情软件,钱包,公链,矿机,交易所都火热竞争,13年的时候国内就3家媒体,巴比特、壹比特、比特帮,APP就一个币看,后来有个sosoBTC,矿池也没几家。而现在要任何一个领域创业门槛都高的很。

  参会其实是为了刷脸做PR,为了项目为了个人名声。参会我的建议是你最好有个自己的平台再去参会,才能更快得到社区认可,刷会更有效率。其实每次会议真正的核心资源不在会议,而在每次会后的聚餐,私密唱歌什么的小圈子,哈哈,在会上你能了解的东西网上都有。

  Q4. 虫哥你一直被标榜为佛系持币者那自己现在手里有多少比特币?这你和李笑来、陈伟星、赵东谁的币更多?你想对炒币大妈和小韭菜们说点什么?

  虫:这个圈子里只有李老师当年说自己有6位数币,但是谁也没见过地址,当时央视本来是采访七彩神仙鱼的,结果这家伙比较腼腆,不愿意去,后来就找了李老师,结果大家都知道的,李老师一炮而红,所以平台很重要啊。

  (此外,虫哥拒绝透露自己所拥有的比特币数,以保护自己人身安全。emmm...)

  

  (腾讯上对虫哥有误解的报道文章)

  其实我一直对大妈做投资者教育,可惜前几天腾讯竟然有篇文章说传销的把我的海报丢上去了,我本来准备起诉,但是你提醒了我,我马上看了一下,腾讯已经把那篇文章删了,并把我的名字加入白名单了,从此再也不怕被误会了。

  

  (至于要对大妈说的话,虫哥表示都在这张图里了)

  Q5. 最近EOS都被大家热议您是怎么看的,你更同意玉红 还是更同意BM?本质上你更欣赏什么样的创业者?

  虫:BM当年把我们割的死去活来,你说我喜欢谁?BM是个技术大牛无疑,但是他的行为操守非常操蛋。当年搞bts 因为他自己没挖到多少,还有一些纳税的事情,就搞增发改数量,引得社区众怒,价格跌的狗屎一样,导致V神来我们壹比特募资的时候都没投上。

  一句话:我喜欢和情商高,操守好的人打交道。

  Q6. 我们来点轻松的,听说你还有小名叫奶妈?您能给我们讲讲这个名字的故事吗?顺便也讲讲虫哥的由来呗。

  

  虫:嗯,公司有个小群,我叫奶妈,每天给他们操碎心。

  年轻的时候我叫小虫,取这个名字主要是为了女孩子加我QQ,因为她们第一句话都是“你为什么叫小虫”,女追男隔层纸,她们加我了那我就容易下手了,现在年纪大了就改叫虫哥了,很快就会改叫虫叔、虫爷。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虫哥...)

  Q7. 周鸿祎之前在三点钟群里说你偷了他的照片,这事你怎么看,你觉得你们到底谁更帅呢?你对自己的外表更有信心还是内涵和故事?

  虫:大家都说我比他帅一点点

  

  ,男人外表完全不重要,内涵和故事,才是吸引女人的地方,我希望我是一坨牛粪,鲜花都插在牛粪上。当然要有币啊,没币说话不硬气。

  Q8. 你对币圈小姐姐怎么看?未来他们会发挥怎么样的角色?499社群你觉得怎么样?什么意见?

  虫:我上次在一个场所给小姐姐们普及比特币,小姐姐说我13年就知道比特币吖,那个时候好便宜才8000,现在都50000,我才不买呢,我和她说13年挖矿成本价几百元,币价8000,现在挖矿成本价4万多,哪个泡沫更大呢。

  小姐姐们要看透事物本质,不要看表面现象。其实我认识很多币圈的小姐姐,我可以说他们比大部分小哥哥能干很多,我个人觉得小姐姐干区块链周边产业比男生强很多。

  Q9.你是很早进入币圈,并且看起来非常乐观, 你经过最心酸的时刻是什么?怎么熬过来的?你所交往的兄弟最重要的品格是什么?女生呢?

  虫:最心酸就是壹比特解散的那天QQ会议上,后来我回上海半年的反省期,追问自己为何会这样。当时也是熊市,徐义吉说我们去搞个第2届区块链大会,初夏虎说我们去搞网贷,宋华平整天和宫剑辉撕逼闹,我整天当和事佬,反正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来了就迎来了牛市,又重新开始搞区块链了。

  兄弟正直,大方是我最看重的。女孩子能干最重要,比如我们的合伙人公主每天不睡觉的,随时可以联系到,哈哈。

  Q10. 币圈闯荡多年,你从一无所有到今天财富自由,虫哥你觉得你丢失了什么?获得了什么?以后的时间里在区块链最想做点什么?

  虫:我从2001年带了一万元来上海,2002年开始每年就几百万的收入,区块链不是我的第一桶金。

  搞区块链丢失了家庭,我女儿每天和她妈妈吵架,每天很晚睡觉,我作为父亲关爱不够,每天回家都是半夜3点起码。但是我没办法。

  我们在布局未来一个千亿的市场,一个无法被ASIC化的POW的公有链,基于容量证明。从业这么多年,POW模式挖矿的只要基于暴力算法的最后都会被做成矿机,被上游垄断,只有容量证明不会被矿机化,真正实现中本聪白皮书的梦想。

  目前正是互联网2000年的时期一样,现在不努力,以后传统资本大佬进来更没机会。

  Q11.你经常说你是二手处男?这个都被处理过了还能是处吗?你怎么做(xiu)到(fu)的?

  

  作为二手处男的你,在外面有多少节点,未来有多少个节点会来认爹呢?

  

  虫:这个我的意思是说我是被无数个女人处理过的男人,所以叫二手处男。外面0个节点,哈哈。

  Q12. 假想一下未来十年后,个人生活方面,你最想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过怎么样的生活?

  虫:我已经在一个岛上买了一个房子,以后就住在那里天天吃海鲜就行了,和家人朋友在一起,整天下海捞鱼就行了,哈哈。(sigh...)

  自由提问:要发车合作伙伴高度财经:大家都对壹比特的倒塌感到遗憾,当初你们生产银鱼矿机是否意味着单纯做媒体根本没法捞钱?然后虫哥之前也是玩社群运营的,今年又冒出那么多自称社群驱动的区块链媒体,虫哥最近搞的爱思社群是不是想重振雄风?

  虫:不是的。做银鱼矿机是因为莱特币市值到了可以做矿机的时候,和媒体没有关系,我们又正好有这方面的人才认识。

  爱思是2013年我和宋华平、森林人、暴走恭亲王、七彩神仙鱼,巨蟹等几个人在上海的一家叫IC咖啡馆的地方聚会成立的,最早是巨蟹,当群主,后来给了宋华平当群主,后来宋华平去搞面包事业就交给了宫剑辉,他是后面来的,那个时候爱思都是广告满天飞,他也不管。94以后被他解散了,我又重新拉了起来,把原来的人都拉了回来,然后我嘛,话多,爱思又重新搞活了,重生了。

  爱思最近因为AIS火热完全是没想到的,谁知道这事会演变成社会现象。

  我认为老爱思解散后重建的新爱思更有活力,过去的老爱思基本被废了,天天都是广告,当然也有老爱思的朋友没进入新爱思的,对此我对你们说声抱歉,是我疏忽了。

  

  拷问结束

  感谢古灵精怪的虫哥今晚用心的回答和分享以及看到文末的你们



499资讯站

快讯

499人物访谈

热门文章

行业活动

499加油站

499社群

499社群简介

499社群名称

加入条件

499榜单

行情热搜榜

交易所榜单

排行榜

关于我们

499简介

联系方式

请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9 499Block【首页】 版权所有